中華薈萃

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 盂蘭節

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 盂蘭節
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 盂蘭節

盂蘭節,是我國八大傳統節日之一,不同的是此節日為期不是三數天而是整整一個月,自農曆七月初一至七月底。百年來,香港一些族群社團,在這個被譽為「鬼月」期間都舉行大小盂蘭法會誦經施食、供奉先祖及祭奠亡魂。時移世易,基於種種原因,有些地方法事日漸息微,唯獨歷史悠久的團體,依然歷久不衰。港島西營盤老牌「三角碼頭盂蘭勝會」便是其中表表者。

三角碼頭盂蘭勝會

佛教三角碼頭盂蘭勝會主席及執行總幹事陳 運然。
佛教三角碼頭盂蘭勝會主席及執行總幹事陳 運然。

“盂蘭”一詞源自梵文,是“倒懸” ( 倒吊) 之意。“盂蘭勝會”就是藉舉行法會為眾生解脫倒懸之苦,被譬為功德殊勝。三角碼頭盂蘭勝會啟建於百年前,「當年,潮汕地區先輩移居香港,在西營盤一帶經營白米、文具,更多的是當苦力」佛教三角碼頭盂蘭勝會有限公司主席及執行總幹事陳運然介紹法會之緣起: 「當年生活十分艱苦,苦力是在西營盤三角碼頭貨船扛米、貨到岸上貨倉,經常發生墮海死人意外,先輩長老以家鄉信仰習俗舉行法會,祈求眾生平安兼超度亡魂,更在“鬼月”啟建盂蘭勝會; 香港淪陷三年零八個月,好多街區社團停辦法會,我們堅持無間。」當年舉辦法會,鄉親長老坊眾大力支持,場面盛大。法會期間,整條和興西街( 現時皇后街) 封街建壇,除經師誦經,還有神功戲、派米贈物,三角碼頭盂蘭法會因而得名。「三角碼頭」正名應是「三個碼頭」,當年西營盤是水路貨運集散地,區內有港澳輪、永樂及西江橋三個碼頭而得名,三角之名是習非成是。

隨著地區發展環境變遷,三角碼頭盂蘭勝會數度遷址,曾在花園仔設壇十多年,之後再搬到現時的“中山紀念公園”。昔日法會,正街、東邊街兩區共用參與。正街法會是七月十三至十五,東邊街是十九至廿一,三角碼頭是廿四至廿六。由於營辦困難,正街盂蘭會早已停辦,東邊街亦於年前絕唱。盂蘭節既稱「鬼節」,自不免「鬼話」連篇。有說法會舉行時,目睹幽靈自海邊上岸到經壇聞法及布施。當年東邊街一場法會發生「鬼上身」事故,則是有目共睹。大型盂蘭法會一般是舉行三天,到凌晨時化寶結壇送走神鬼。「東邊街那次法會,尚未結壇便於十時卅分化寶,據說激怒了「好兄弟」,在場一名便衣探員即「鬼上身」,拔出配槍在會場亂闖,最後法師取下會場「天地父母」的紅布施術,才將附身「好兄弟」請走。自此盂蘭會再無人敢提早化寶。「香港弘揚盂蘭節傳統文化,受到很多制肘。年前一位老婦取“平安米”不慎跌倒誘發心臟病發不治,政府即限制派米重量,由原來每人十斤規限為兩斤,並禁止其它福贈 ; 環境衛生化寶等方面限制很多。後繼無人更是隱憂,若無年青人接捧便無法承傳。」陳運然萬主席百般感慨!

 

當年鼎力支持勝會的長老左起: 梅鴻昇、鄭 錦泉、姚樹、林振合、沈錦忠、林炳霖。
當年鼎力支持勝會的長老左起: 梅鴻昇、鄭 錦泉、姚樹、林振合、沈錦忠、林炳霖。

中區卅間盂蘭會

中區卅間盂蘭會黃勤愛理事長
中區卅間盂蘭會黃勤愛理事長

中區卅間盂蘭會啟建法會,昔日盛極一時,近年情已不再。該會理事長黃勤愛認為錢財與人才,影響盂蘭節非物質文化持續發展。中區卅間含中環荷理活道、堅道、青年會及些利街一帶。當年此地建有三十間金字頂石屋住宅因而得名。此地法會僅於每年七月廿四在士丹頓街舉辦一天。因居民多不是潮汕人士,法會採用道教儀式進行。黃理事長自少定居此地,見證法會之盛衰。「1996 年前本會未成立前,每年啟建法會,先求神靈選出應屆總理和值理籌辦,亦曾盛極一時。隨著舊區重建,卅間石屋早不存在,整個區都變了 ; 酒吧越開越多,熱心功德商戶居民星散,籌辦經費困難,近年法會規模不再如昔。」盂蘭文化雖被列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在香港起不了大作用。有關部門對舉辦此節日活動限制很多,加上缺乏財力支援,有些地方已停辦法會。年青一代參予性不強,亦缺乏承傳。

潮社總會為盂蘭注新元素

香港潮屬社團總會去年在維園舉辦的「2016 盂蘭文化節」活動,不但規模盛大,更為延續盂蘭勝會非物質文化遺產注入不少新元素。「2016 盂蘭文化節」內容豐富,除了傳統祭祀,還有群體參與的「搶孤」( 福袋) 及親子盤供堆疊比賽; 更有傳統懷舊美食品嚐、盂蘭學堂、專題講座、文化展覽及盂蘭文化導賞團等。系列活動旨在宣傳揚、承傳慈善濟貧和孝親報恩的傳統美德。

圖片來源: 香港潮屬社團總會、2016 孟蘭文化節紀念特刊


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 盂蘭節

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 盂蘭節
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 盂蘭節

盂蘭節,是我國八大傳統節日之一,不同的是此節日為期不是三數天而是整整一個月,自農曆七月初一至七月底。百年來,香港一些族群社團,在這個被譽為「鬼月」期間都舉行大小盂蘭法會誦經施食、供奉先祖及祭奠亡魂。時移世易,基於種種原因,有些地方法事日漸息微,唯獨歷史悠久的團體,依然歷久不衰。港島西營盤老牌「三角碼頭盂蘭勝會」便是其中表表者。

三角碼頭盂蘭勝會

佛教三角碼頭盂蘭勝會主席及執行總幹事陳 運然。
佛教三角碼頭盂蘭勝會主席及執行總幹事陳 運然。

“盂蘭”一詞源自梵文,是“倒懸” ( 倒吊) 之意。“盂蘭勝會”就是藉舉行法會為眾生解脫倒懸之苦,被譬為功德殊勝。三角碼頭盂蘭勝會啟建於百年前,「當年,潮汕地區先輩移居香港,在西營盤一帶經營白米、文具,更多的是當苦力」佛教三角碼頭盂蘭勝會有限公司主席及執行總幹事陳運然介紹法會之緣起: 「當年生活十分艱苦,苦力是在西營盤三角碼頭貨船扛米、貨到岸上貨倉,經常發生墮海死人意外,先輩長老以家鄉信仰習俗舉行法會,祈求眾生平安兼超度亡魂,更在“鬼月”啟建盂蘭勝會; 香港淪陷三年零八個月,好多街區社團停辦法會,我們堅持無間。」當年舉辦法會,鄉親長老坊眾大力支持,場面盛大。法會期間,整條和興西街( 現時皇后街) 封街建壇,除經師誦經,還有神功戲、派米贈物,三角碼頭盂蘭法會因而得名。「三角碼頭」正名應是「三個碼頭」,當年西營盤是水路貨運集散地,區內有港澳輪、永樂及西江橋三個碼頭而得名,三角之名是習非成是。

隨著地區發展環境變遷,三角碼頭盂蘭勝會數度遷址,曾在花園仔設壇十多年,之後再搬到現時的“中山紀念公園”。昔日法會,正街、東邊街兩區共用參與。正街法會是七月十三至十五,東邊街是十九至廿一,三角碼頭是廿四至廿六。由於營辦困難,正街盂蘭會早已停辦,東邊街亦於年前絕唱。盂蘭節既稱「鬼節」,自不免「鬼話」連篇。有說法會舉行時,目睹幽靈自海邊上岸到經壇聞法及布施。當年東邊街一場法會發生「鬼上身」事故,則是有目共睹。大型盂蘭法會一般是舉行三天,到凌晨時化寶結壇送走神鬼。「東邊街那次法會,尚未結壇便於十時卅分化寶,據說激怒了「好兄弟」,在場一名便衣探員即「鬼上身」,拔出配槍在會場亂闖,最後法師取下會場「天地父母」的紅布施術,才將附身「好兄弟」請走。自此盂蘭會再無人敢提早化寶。「香港弘揚盂蘭節傳統文化,受到很多制肘。年前一位老婦取“平安米”不慎跌倒誘發心臟病發不治,政府即限制派米重量,由原來每人十斤規限為兩斤,並禁止其它福贈 ; 環境衛生化寶等方面限制很多。後繼無人更是隱憂,若無年青人接捧便無法承傳。」陳運然萬主席百般感慨!

 

當年鼎力支持勝會的長老左起: 梅鴻昇、鄭 錦泉、姚樹、林振合、沈錦忠、林炳霖。
當年鼎力支持勝會的長老左起: 梅鴻昇、鄭 錦泉、姚樹、林振合、沈錦忠、林炳霖。

中區卅間盂蘭會

中區卅間盂蘭會黃勤愛理事長
中區卅間盂蘭會黃勤愛理事長

中區卅間盂蘭會啟建法會,昔日盛極一時,近年情已不再。該會理事長黃勤愛認為錢財與人才,影響盂蘭節非物質文化持續發展。中區卅間含中環荷理活道、堅道、青年會及些利街一帶。當年此地建有三十間金字頂石屋住宅因而得名。此地法會僅於每年七月廿四在士丹頓街舉辦一天。因居民多不是潮汕人士,法會採用道教儀式進行。黃理事長自少定居此地,見證法會之盛衰。「1996 年前本會未成立前,每年啟建法會,先求神靈選出應屆總理和值理籌辦,亦曾盛極一時。隨著舊區重建,卅間石屋早不存在,整個區都變了 ; 酒吧越開越多,熱心功德商戶居民星散,籌辦經費困難,近年法會規模不再如昔。」盂蘭文化雖被列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在香港起不了大作用。有關部門對舉辦此節日活動限制很多,加上缺乏財力支援,有些地方已停辦法會。年青一代參予性不強,亦缺乏承傳。

潮社總會為盂蘭注新元素

香港潮屬社團總會去年在維園舉辦的「2016 盂蘭文化節」活動,不但規模盛大,更為延續盂蘭勝會非物質文化遺產注入不少新元素。「2016 盂蘭文化節」內容豐富,除了傳統祭祀,還有群體參與的「搶孤」( 福袋) 及親子盤供堆疊比賽; 更有傳統懷舊美食品嚐、盂蘭學堂、專題講座、文化展覽及盂蘭文化導賞團等。系列活動旨在宣傳揚、承傳慈善濟貧和孝親報恩的傳統美德。

圖片來源: 香港潮屬社團總會、2016 孟蘭文化節紀念特刊

閱讀全文

LifeABC 寫意人生
寫意人生、如此簡單

使命和願景
分享優質文章,搜羅實質優惠
精神物質兼備,優悠寫意人生